书架
穿成反派那又蠢又坏的继姐
首页

25、第 25 章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jiaonianliang.com 热门翠微居书站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跟得最紧的悄悄调转剑头,双手捂脸,一边嘟囔‘诶呀怎么突然间眼睛迷了风沙’一边龟速下沉,以期没人注意到他干了这狗咬吕洞宾的羞人事。

   做好掩耳盗铃式心理建设后从指缝偷瞄,脸黑了一半。

   所有人!

   所有人都在捂脸装瞎悄悄下沉,场面浩大,整个一水母沉底表演现场。

   众人对笔厌心生感激,又因着饭堂夭折存着怨怼,瞄到笔厌满身伤又不免面带愧疚。简单地形容,就是拉不下脸道歉。毕竟嘛,谁都有个五斤八两自尊。尤其男人,血可流腿不能折。

   笔厌不爱说话,众人又无话可说,场面一时间尴尬又寂静。

   于是,越发地像水母沉底表演现场。

   金元瑾‘噗嗤’一声掩唇娇笑出声,银铃般笑声让场面活泛起来。

   “多谢你告知我危险将临,救我一命。你叫什么名字,你是我恩人,我想答谢你。”

   这话一出,众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儿。

   金元瑾原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敢以她为质,动手后竟在三招之内被制住,这才惊觉对方实力远在她之上。流金剑宗什么时候出了这种人物,她为何不知。

   正疑惑着,眼睁睁看着悬剑空垄阁带火落下来。一敬二畏三感恩,如此一来方才认定笔厌是个品行高洁、如苍松劲竹般的男子。

   大概受了悬剑空垄阁大火影响,金元瑾觉得放在纤弱颈项上的干燥洁净大掌此时烫的惊人。她是流金剑宗二小姐,修为又高深,除了取弟以外,没有一个男人与她这般亲近。

   肌、肌肤之亲?

   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四个字,金元瑾羞红了脸。

   笔厌唇角淡淡上扬,对这份少女心一无所觉,他一直停留在‘多谢你告知我危险将临,救我一命’上。

   ‘疏散人群’,‘救人’。

   主人,任务完成。笔厌这就来追随你。

   他眼中从头至尾倒映着燃烧的悬剑空垄阁,而悬剑空垄阁之上,两道人影正内外交困。

   笔厌疾奔向悬剑空垄阁,众人不明所以,全数跟了上去。

   金元瑶被金元取气到十指能把衣裳捏出葡萄,论作死他称第二谁人敢得第一。

   现在两人跟着悬剑空垄阁往下掉,要么摔死,要么烧死。见他那么有自信一剑削平悬剑空垄阁,还以为他定有保命逃生之法。舔着脸问一句,这小子竟然扯唇狞笑,说,“没。我若死,拉大小姐做垫背的,不亏。”

   冲这话金元瑶就不能让他好过,故意装出一幅感动脸,“啥,你认为陪我一起死是稳赚不赔的事儿。取弟,看不出来你对我如此敬爱。保密工作做得真到位。”

   真是厚颜无耻,金元瑶能把‘流金剑宗大小姐’七个字毁地面目全非。

 

25、第 25 章 (1/4)